快递隐私保护当注重“零信任安全”思维


更新时间:2021-11-25

  一张快递面单,注明了姓名、电话、住址,由此可以找到你的社交账号,进一步推演出你的消费习惯、经济能力日前,在浙江宁波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件中,嫌疑人通过应聘获得快递员身份,“卧底”公司偷拍面单并批量倒卖,为犯罪团伙提供精准诈骗对象。

  《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当下多数快递员对工作收入的满意度并不低。有人不干正事,宁愿“当卧底”收集客户信息,侧面反映出倒卖面单信息背后的庞大利润。事实上,在《工人日报》新闻调查中,就有快递员坦言,曾有房产中介上门“收购”,以每张面单2元的“高价”,寻求小区住户信息。

  走进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蕴含海量经济价值,促使一大批不法分子前赴后继,疯狂窃取。即便《个人信息保护法》出台,我们所面临的犯罪风险仍不可忽视。借用马克思的话说:“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他们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他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快递员作为大众个人信息的接触者自然成了被围猎的对象。

  受制于技术环境,倒卖个人信息的犯罪成本不高,且相对隐蔽,处于个人信息流转环节中的各行从业者往往承受着或大或小的各类诱惑。悲观及理性来看,我们不能高估职业道德予快递从业者带来的限制,安全管理也不能让步于派送效率。在快递行业全环节,构建全面的保护机制,防范个人信息流出,必须依靠全新的安防思维。

  目前,在互联网安防领域,“零信任安全”思维广受热议,其指出“无论网络位置如何,所有通信必须是安全的”“任何资源本质上都不受信任”。运用到快递行业,在保护用户个人信息方面,就是得强调对每一个环节及每一名工作人员的“不信任”,快递小哥自然也不例外。

  构建零信任安全机制下的快递信息模式,需以“理念”为先。我们既要乐于采取隐私面单、虚拟号码等配套保护措施,也要积极评估保护措施可能存在安全漏洞。积极提升用户对快递员的基本防范意识,通过严格的管理,避免快递员通过拍照手记等便捷手段,留存用户身份证照片、电话号码、具体住址等个人信息。确保个人信息流转时刻置于监管之下,时刻保持零碎、隐匿的状态。

  网络经济与快递行业的繁荣发展,离不开安全可信的市场环境。只有对各环节秉持高度的“不信任”,才能确保整体服务体验的“可信任”。对此,我们当用辩证的眼光看待。(严奇)